1. 本站需要使用 Cookie。如果您继续使用本站,则表示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 Learn More。

专栏 托比专访:经历过痛苦,还未到最辉煌

本帖由 脱臼的闪电2018-06-06 发布。版面名称:节操巷

  1. 脱臼的闪电

    脱臼的闪电 Dave Mackay

    注册:
    2013-08-25
    帖子:
    2,143
    所在地:
    上海
    评分:
    +614 / 2 / -4
    [​IMG]

    通往成功的道路有多艰难,曾经饱受乡愁折磨的托比-阿尔德维雷尔德知道的很清楚。他也曾想过放弃,但好在当年的牺牲现在带来了回报。足球专家们都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后卫之一,我们想了解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这段时间想约托比真的不容易,因为热刺方面一拖再拖。托比上赛季因为腿筋伤病和合同问题过的并不顺利。在这个备战世界杯的节骨眼,这一次深入的面对面专访还是很成功的。我还以为他会说些场面话片汤话,但是并没有。托比勇敢的表露出了自己脆弱的一面,他并不觉得球星就要高高在上。他谈吐中透露着谦虚但又从不犹豫,“人们只看到球员们周末在球场上的辉煌,但他们背后的牺牲和付出却鲜为人知”。

    Q: 我们开始吧。
    A: 我小时候就想成为职业球员。15岁的时候我其实可以留在安特卫普当地的球队的,当时是有选择的余地的,但我义无反顾的去了阿贾克斯。去了阿贾克斯几个月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冲击。阿姆斯特丹和安特卫普的人们说着同样的语言,但你永远觉得自己只是个过客。我当时住在寄宿家庭里,非常想念我的父母、兄弟和家乡。那段时间真的是度日如年。我们每天早上七点半去训练,晚上八点回家。那时我经常感到心碎,但那是必经之路。

    Q: 如果留在安特卫普,你就没机会成为职业球员了吗?
    A: 没机会的,这点我很清楚。阿贾克斯是欧洲顶级,尤其是他们的青训营,简直就是足球界的哈佛。在那里你会受到最好的训练。

    Q: 那你以后会回安特卫普踢球吗?
    A: 这可说不准,说不准就去另一家比利时豪门了(布鲁日:谁叫我?)但我还没到那个时候呢,我现在还在上升阶段没到巅峰,回比利时的事情那之后再说吧。

    Q: 如果给你24小时成为另一个人,你会选谁?
    A: (陷入沉思)警察。我大哥就在布鲁塞尔当警察,我非常尊敬他。他们是当代社会真正的英雄。警察们可能并不介意人们不喜欢他们,但我还是认为大家要给他们更多的尊重,因为他们为了我们的社会完成了许多困难的、危险的任务。(再次陷入沉思)我有时候也在幻想如果当初选择了其他的人生方向会怎样,我觉得至少也会像现在一样幸福。我和很多球员可能不一样,我并不喜欢去什么著名的地方旅游、生活。我就喜欢待在安特卫普,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我错过了很多。我哥哥的双胞胎出生的时候我没能在场陪伴,也没能和家人一起好好过圣诞节。我都不能有困难找爸爸妈妈解决,也没有青春期和他们闹别扭的机会。

    Q: 那如果换个活法,你会做些什么呢?
    A: 我也很好奇。有时候我担心会早早遇上中年危机,我还没浪够呢。(笑)要知道,足球运动员虽然经济上很好,衣食无忧,尤其是我现在当爸爸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其他方面也都一帆风顺。

    Q: 你说的这些话跟你的猛男外表可不太一样啊。
    A: (犹豫)可能是吧。像我一样聊这些感性话题的球员是不是很少?我估计是吧。我谈这些是因为我经历了痛苦。为什么要可以隐藏呢?我也抹过眼泪,也想过放弃。一个15岁的小孩,周末晚上只能和一个陌生的家庭呆在一起。我母亲当初想让我留在家里,但我父亲不同意。他说我必须要坚持下去,现在我很感激他。因为他,我相信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好父亲。我们都要多关注自己内心的想法。

    Q: 你对安特卫普真是爱的深沉啊,你手臂上还有圣母大教堂的纹身。
    A: 被你发现了啊。(笑)我当时想纹个有城市代表性的东西。不过我必须得说,虽然大教堂很漂亮很宏伟,但如果不是我十五岁生日那天离开家去了远方,我可能不会对这座城市有这么深的感情。

    Q: 那你信教吗?
    A: 我以自己的方式信教。信仰可以支持你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这一生都在努力做正确的事情,我的天主教信仰给予了我指引。

    Q: 你当年的付出现在都得到了汇报。穆里尼奥最近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后卫之一,你怎么看?
    A: 他能这么说让我很自豪啊,但我不会对自己这么说。我眼中只有自己需要提升的地方,我还有很多短处。可能等我退役后才会好好品味我的职业生涯吧。

    Q: 我能把这这样的自谦称作非典型的安特卫普做派吗?
    A: (笑)不,因为你完全可以说我符合安特卫普人的特质:我确实很像典型的安特卫普人。当人们在伦敦的街头认出我,想和我来张自拍时,我仍然会心潮澎湃。我从根本上还是个来自Ekeren的普通男孩。我当然会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过去,我为阿贾克斯效力,为马德里竞技效力,现在则代表托特纳姆热刺。这太美妙了。

    Q: 足球运动员总是因高收入而遭到抨击。你怎么看?
    A; 这要从两方面说。首先,我觉得足球运动员完全配得上赚这么多钱,市场就是如此。既然有人想付这么多,又有谁会不同意呢?况且,我刚刚说了,我总是努力做正确的事情,比如说在我踢球的国家交税。我一直依法纳税,从来没有去想办法避税。
    在英格兰,2%来自足球运动员的税收都用在了医疗保障和社会保障上。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制度,我们能以这种方式对社会做出贡献。

    Q: 你怎么看待自己的未来?是否还在热刺?
    A: 我还有两年的合同,热刺会决定我的未来。当然,我有自己的想法。不过这不是当务之急。刚刚过去的赛季非常煎熬,但我很高兴自己踢上了最后四场比赛,这意味着我已经准备好参加世界杯了。

    Q: 比利时能成为世界冠军吗?
    A: 我们确实从之前的世界杯和欧洲杯中得到了必要的经验。如今我们知道如何在世界大赛上踢球。这确保我们能放平心态。但我并没有在说我们必须赢得世界杯冠军,这样的心态会让我们过于焦虑。我们也许有这样的野心。我们是不被看好的战败者。

    Q: 你已经想好退役后要做什么了吗?
    A: 没有,我觉得我的巅峰状态还可以持续6年,这是我当下所专注的事情。然后的话,我已经在海外漂泊了20年,我觉得退役之后是时候陪陪家人了。我们现在就在安特卫普找一片合适的建筑用地,我肯定是想要回到故乡的。我现在也在和我爸一起规划我的生涯,我想积极地参与到社会事务中去。比如,我想在有困难的社区中建足球场。我不是那种做慈善是为了冠名,然后往上贴自己照片的人。我想卷起袖子亲力亲为。

    Q: 你将在今年九月迎来你的第一个女儿,到时候你就可以卷起袖子亲力亲为了。你学会A: 怎么换尿布了吗?
    这是个大问题,我从没换过尿布。(大笑)但我必须承认,对此我很期待。这听起来可能像在吹牛,但我有信心。我和我妻子会做好的。

    Q: 童年时期的偶像是……
    A: 说实话,没有特定的偶像。非要说的话就是英超联赛,那是我的梦想。我从小就认真看MOTD。

    Q: 如今最钦佩的人是……
    A: 伦敦残奥会百米冠军玛瑞克·费福尔特。她遭受了这样的伤痛,还是如此坚韧不拔。

    Q: 运动生涯的最佳时刻?
    A: 代表阿贾克斯的首秀。那时候我只有18岁,范巴斯滕是我的教练,他让我在对阵国米的比赛中上场。

    Q: 最失望的一次?
    A: 2016年欧洲杯的四分之一决赛,被威尔士淘汰。

    (感谢 @打倒热刺 同学的翻译贡献)

    来源:[dezondag.be]

    微信公众号关注:热刺节操巷
     
    最后编辑: 2018-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