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本站需要使用 Cookie。如果您继续使用本站,则表示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 Learn More。

专栏 孙兴慜专访:世界杯,为国而战!

本帖由 TOTbotao2018-06-08 发布。版面名称:节操巷

  1. TOTbotao

    TOTbotao Osvaldo Ardiles

    注册:
    2017-12-17
    帖子:
    143
    评分:
    +27 / 0 / -0
    [​IMG]

    时代周刊专访孙兴慜

    首尔江南街区的一间工作室里,眼前这位25岁的小伙子看起来可不像是肩负着整个国家期望的“大英雄”。他换上了国家队的主场战袍,熟练地在小腿上拉起红色球袜,紧接着,十分自然地对摄影师露出了标志性笑容,眼睛闪闪发光,微笑的曲线堆砌在他的脸颊。“我去过的每个国家,只要你对别人笑,他们也会很开心,这就是我的态度。”—— 孙兴慜对《时代》说道,也许不过是句老生常谈,但至少对这位记者来说,它很有效。

    孙兴慜与生俱来的“小太阳”光芒似乎掩盖了他作为韩国当家球星即将要面对的世界杯压力。在英超俱乐部托特纳姆热刺效力的他已然成为顶级联赛历史上的头号亚洲射手,同时蝉联两届亚洲国际年度最佳球员,他意识到这些不仅仅是荣誉,也是危险的信号。事实上,如今整个国家的年轻球员都以他为榜样,梦想着效仿他的职业生涯,这让他有些毛孔悚然,他坦诚说:“在热刺,大家会一起承担压力,但在国家队,有些球员就要比其他球员承担的更多。”但同时,这也给予了他动力,“不过,又有多少人会有这样的压力呢?我是幸运的。”

    结合政治背景,也许这届世界杯的压力会更大,韩国足球在世界的精彩表演很可能会被政治舞台上的戏剧所掩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于6月12日再次会晤举行联合峰会,而就在世界杯开赛当天,南北朝鲜将进行军事谈判。

    二月份的平昌冬奥会让世界看到了国际体育竞技在化解国家紧张局势中的积极作用。经历了一整年的导弹测试和军事演习后,韩国和朝鲜在开幕式上行进在同一面旗帜下。尽管朝鲜没有获得2018年世界杯决赛圈的入场券,但这不意味着孙兴慜没有想过有一天能为联合球队踢球。“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所有人肯定都希望看到我们一起踢球,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国家。”

    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足球的人气在韩国飙升。当时9岁的孙兴慜见证着自己的国家打败了欧洲劲旅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一路杀进半决赛。不久之后他就被首尔F C的青训选中,并在16岁留洋德国汉堡,后来还效力过勒沃库森。他说,在欧洲的第一年非常艰难,别看现在他的德语和英语都很流畅,当年的学习过程苦不堪言。

    2015年,以3000万美元转会热刺的孙兴慜成为了亚洲历史上身价最高的足球运动员。过去一个赛季,成为队内第二得分手的他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活泼开朗的他很快和北伦敦的队友们打成一片,抵达英国不久后,他就带着大家一起享受了美味的韩国烧烤自助。他说队友们经常囔囔着要他表演“江南style”,而热刺的球迷们则为他的出场选择了披头士的“Here Comes the Sun”。

    [​IMG]

    自14年巴西世界杯首秀以来,孙兴慜还未随国家队取得过巨大成就。那一次他们小组出局,等待着他们回国的,是在仁川机场愤怒的球迷,和投掷而来的糖果。

    国家对他的期待不只停留在足球上。韩国的法律规定,所有身体健全的男子必须在28岁以前开始服兵役21个月。与许多年轻的体育明星一样,孙兴慜还没能履行这一职责。要是一位公众人物被认为故意躲避兵役,那将会成为全国性丑闻;比如韩裔美国流行歌手Steve Yoo为避开兵役,于2002年加入美国国籍,从此他被禁止再入韩国。

    对于7月就年满27岁的孙兴慜而言,离开球场两年意味着放弃了通常足球运动员的巅峰期。这不仅困扰着韩国队,也是热刺球迷心中的一根刺。当问及队友们是否会谈论到兵役问题时,孙兴慜回应说大家并没有多提,之后他的经纪人中断了采访,拒绝相关话题的提问。

    亚运会的金牌可以使得球员豁免兵役,而孙兴慜的机会就在今年八月的印尼亚运会上。他的一些队友已经得到了豁免权,有些是跟随韩国队2014年亚运会夺金,有些则是2012年获得伦敦奥运会铜牌。

    当下,孙兴慜的首要任务是帮助韩国队在本届世界杯小组出线。这是个艰难的小组,包括卫冕冠军德国队,备受尊敬的墨西哥和瑞典队。“我们是小组中最弱的,所以我们要比他们更努力。我们需要更多的跑动,然后给人们惊喜。”

    采访的前一天晚上,数百名韩国球迷聚集在首尔中心的广场,观看了孙兴慜和队长寄诚庸带领下的韩国队在世界杯前的最后一场国内热身赛。在微风习习的夜晚,他们穿着球衣,挥舞着国旗助威,无奈波黑队一次次撕破红衫军的防线,最后对方边锋埃丁-维萨的帽子戏法将比分定格在3比1,韩国球迷哀声四起。“四天前,我们2比0赢下了洪都拉斯,大家和媒体表扬说我们踢得怎么怎么好。四天后我们输了,所有人又都开始消极了。但这就是足球,而我们只需要关注好自己脚下的球。”

    即便有孙兴慜,韩国队在世界杯上的赔率也很高:FIFA的排名是61位。亚洲的足球氛围很好,可其他亚洲队的排名同样不尽人意:日本60名,中国73名。(亚洲女足排名相对更高。)那么怎样才能让亚洲国家与欧洲及南美洲的中坚力量去争夺排名榜的顶端呢?韩国足协秘书长韩进纯表示,尽管类似孙兴慜这样的球员在欧洲踢球使得国内足球情绪高涨,但你不可能让每个国家队成员都去国外进修,而一个更强大的国内联赛则是必须的。

    显然孙兴慜享受着成为队内年轻球员的“老前辈”。他的父亲也曾在K联赛踢球,直到28岁的伤病终止了职业生涯,孙兴慜从他的教导中受益匪浅。他带着孙兴慜磨练技术,重点攻克过去很弱的左脚,他还一再警告说足球比赛对身体和精神双方面的要求都很严格。作为个有梦想的孩子,那些建议总是在脑海里浮现,孙兴慜说:“但在25岁时,我才真正理解了他的意思。”

    最近一次受伤时,他不得不在手指上戴了一块夹板,还有前臂内侧的那一道疤痕,是去年他帮助韩国队晋级世界杯时留下的。

    当然还有一些大家看不到的牺牲:经纪人说他在首尔外出时,为避免被粉丝认出或骚扰,他只能戴着帽子和口罩——通常是人们生病时才有的装备。这些都无关紧要,“我想要一直踢球踢到我的身体说‘你别再跑了,再跑就要死了’,足球就是我的幸福。”说着说着,他又笑了起来,笑容照亮了整个房间。

    来源:[时代周刊]

    微信公众号关注:热刺节操巷
     
    最后编辑: 2018-06-08